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修行探骊的博客

敬天爱人!——上下求索,探寻大智慧; 修行探骊,享受真快乐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】闫合作与其《论语说》  

2013-01-28 04:57:04|  分类: 传统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今天在网上看到今日(2012年12月28日)《河南日报》13版刊载河南省省委副秘书长、省直工委书记,共产党十八大代表王群为我的著作《论语说》写的序言,转载于此以纪。

闫合作与其《论语说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□王 群

  我是从报纸上的一篇报道中知道闫合作的,他对《论语》的独到见解深深吸引了我。闫合作认为,现在流行的对《论语》的解释,大都不符合孔子和《论语》编著者的本意。他认为,儒学包含孔子的思想,但儒学并不等于孔学;孔学实际上是圣学,是一门关于如何做人如何做事的学问;《论语》并不只是记述孔子言论的一本语录,也不是有些人认为的是孔子学生们课堂笔记的选集,它有自己的理论框架和严密的逻辑体系,这就是“文、行、忠、信”——成名学、处事学、修心学、知人学。

  闫合作对人们熟悉的《论语》中两段话的解释令人耳目一新。一是“温故而知新,可以为师矣”。人们通常的理解是温习旧知识而获得新的知识,就可以当老师了。闫合作不同意这样的解释,他认为:温,寻也、探究;故,缘故、原因;新,根源、根本。三国时期的哲学家何晏就曾解释:“温,寻也。寻绎故者,又知新,可以为人师矣。”孔子的本意是寻找缘故,探求根源,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,才可以为人师。二是“举一隅而不以三隅反,则不复也”。人们通常的理解是,老师对于不能举一反三的笨学生就不再重复教他了。闫合作认为,孔子这句话的本意是老师举的“一”,要使学生能知道另外的“三”,如果达不到这个目的,就不再重复这个例子或教法。“举一反三”,孔子是强调讲说者要注重语言表达的技巧,而不是指责听讲者的水平低。对这两段流传甚广、妇孺皆知的话,闫合作颠覆了两千多年来人们的传统解释,令我拍案叫绝。

  闫合作何许人也?再看报道,得知闫合作是太行、王屋山下济源市的一名普通青年教师。几经周折,找到了闫合作,请他给我们机关的干部职工作了一场题为“孔子的成功学”的非常精彩的专题学术报告。报告厅里座无虚席,大家都被闫合作令人信服的独到见解所打动,所吸引。

  那天晚上,我和闫合作进行了彻夜长谈。他说他天生有一种教师情结,这种情结使他一直心系教学,立志研究大教育家孔子。通过深入细致的研读,闫合作对《论语》的章节有了新发现,进行了新诠释,对《论语》有了全新的认识,建构了孔子学术思想新体系:文、行、忠、信。他还建构了孔子教育思想新体系,完成了《孔子教育智慧》、《孔子成功智慧》、《论语密码》、《跟孔子学教学》等论著。

  在深入研究中,闫合作发现前人对《论语》的传统注解大都是帮助统治者“治天下”的治人学问,而孔子的学问应是帮助人们学习如何做人、做事的学问。前人是如何将孔子的“成人学”变成“治人学”的呢?闫合作认为主要是通过四种方法:更改文字,改变句读,更改字义,新解句意。

  更改文字,就是改一个字,使人从字面理解产生歧义。如《论语》中有这样一章:季文子三思而后行。子闻之,曰:“再,斯可矣。”传统理解是:季文子三(多)次思考后才行动,孔子听到后,说:“两次,就行了。”“三思”与“两思”有多大区别呢?孔子怎么会计较这“一次”呢?有人说“三思”是“多思”,“再”是“少思”的意思,然而“多思而后行”有什么不对呢?况且我们现在尊奉的正是“三思而后行”,并不是孔子的“再思而后行”。也许很多人读此章都会有这样的疑问,然而并没有去深究。闫合作深究了,他认为,前人在这里改了一个字,“思”当为“施”。“施”指施礼,“行”是告别。季文子与人告别时施三次礼,孔子听到后说:“两次,这就行了。”不管是《周礼》、《仪礼》还是《礼记》等先秦典籍,谈到告别礼时,都是“再拜而行”,没有“三拜而行”的,《论语》中也是“再拜而送之”。也就是说,这章记载的是告别礼,就因为是“礼”,多一次少一次的意义就完全不同,因此孔子才会计较“三”与“再”。诸如“赐也贤乎哉”之“贤”当为“闲”,“泛爱众”之“众”当为“忠”等等例子还有很多。

  改变句读,就是改变断句的地方。古代典籍是没有标点符号的,断句不同,句义也就不同,甚至截然相反。《论语·先进篇》记载这样一章:季路问事鬼神,子曰:“未能事人焉能事鬼?”曰:“敢问死?”曰:“未知生焉知死?”这一章中对孔子的话断句不同,孔子对鬼神的态度就截然相反。如果断句为:“未能事,人焉能事鬼?”“未知,生焉知死?”意思就是:子路问能否侍奉鬼神,孔子说:“不能侍奉,人怎么能侍奉鬼呢?”言外之意,别说没有鬼,即使有,也该鬼来侍奉人。对于“死”的回答也非常干脆,“不知道,活着怎么知道死的事呢?”言外之意就是人们所说的阴间的事都是假的,活着是不能知道死后的情况的。闫合作认为这样的断句,才是孔子的本意。而我们现在读到的传统注解都把这章断句为:季路问事鬼神,子曰:“未能事人,焉能事鬼?”曰:“敢问死?”曰:“未知生,焉知死?”孔子的回答就变成了“还没有侍奉好活人,怎么能侍奉鬼呢?”“还不知道生,怎么能知道死呢?”这样就不知道孔子对鬼神的态度是肯定还是否定了。标点一改,就把反对“事鬼”变成不反对“事鬼”了,就可以用来愚弄百姓了,这就变成“治天下”的学说了。闫合作认为封建统治阶级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,宣扬鬼神论,声称皇帝是真龙天子,是上天派来统治百姓的。如果按照孔子的回答,他是明确反对相信鬼神的,这样一来,封建统治思想的根基就发生了动摇。闫合作对《论语》重新断句的章节很多,新解迭出。

  更改字义,就是改变句中字的本义。如鲁哀公与鲁国权臣季康子都问过孔子“弟子孰为好学”。传统解释“好学”就是“爱好学习”,即鲁哀公与季康子问孔子,“你的弟子中谁爱好学习”。其实这里的“好”本义是传承的意思。“好”字从“女”从“子”,“子”的本义是婴儿,女人身边一个婴儿,“好”字的字形表义是女人生了孩子,是传承的意思。须知,当时孔子已经七十多岁,应是风烛残年,鲁哀公与季康子这样身居高位的人,关心的当然应该是孔子的学术谁能传承的问题,绝不是关心孔子弟子中谁爱好学习的问题。

  改变句意,就是对一个句子做新理解,使其本义被淹没。如“学而优则仕,仕而优则学”,本义为“学识好就是做官,官做得好就是有学识”。学识和做官都是为民造福,没有优劣贵贱主次之分。若将此句理解为“学习好就去做官,官做好就去学习”,就变成“官本位”思想了。

  闫合作通过反用这四种方法重新解读《论语》章节的例子,在《论语说》中可谓比比皆是,于是就有了用孔子四学文、行、忠、信结构重新编排《论语》章节的《论语说》。

  我阅读《论语说》时,最强烈的感受是“三新”和“三严”。“三新”是体系新,体例新,见解新。三严是严肃,严谨,严密。

  体系新。在《论语说》中,闫合作重新建构孔子学说体系。他认为孔子的“成人”学说,有一个完整的体系:文、行、忠、信。文是成名学,展示人的才华的学问;行是礼仪学,规范人的言行的学问;忠是修心学,开发人的潜能的学问;信是知人学,研究人的心理的学问。这四种学问,正是每一个成功人士必然运用的学问。这样的学说体系,没有任何一位前人提出过。

  体例新。《论语说》一书,将《论语》中的章节,分属文(成名学)、行(礼仪学)、忠(修心学)、信(知人学)四种学说进行重新编排,使《论语》中编排无序的章节有了合理的归属。现在传下来的《论语》版本,是2000年前济源人张禹整理编排的。张禹的编辑,打乱了《论语》原来的篇次,掩盖了孔子学说的真实含意。现在的济源人闫合作重新编排《论语》章节,使孔子的成人学体系一目了然。

  见解新。闫合作将《论语》中80%以上的章节进行了颠覆性的新注解。《论语说》中对《论语》章节的新解释,发前人所未发,言前人所未言,很多章节的解释,言之有据,令人信服。这些新解,使人读后感觉更合理,更贴近实际,也更实用,使孔子在两千多年前说的话,在现代社会又活了起来,给人更多启迪,更多指导。

  “严肃”体现在不是人云亦云,不是穿凿附会,而是查源流,辨真伪,释本意,严肃认真,一丝不苟。

  “严谨”体现在有原文,有新注,有新译,有新解,援引古代大家的解释,考据确凿,言之有理,自成一家之言。

  “严密”体现在全书按“文、行、忠、信”体系,编排成章,每章都有原文、注、译、解,附录中又有《论语》章节检索表,全书内容前后相互参照,浑然一体。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